Loading...

茄子app懂你更多苹果版

“哥你知道?”张清秋反问。

张天流掏出烟,冷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,至于我为什么知道,你没必要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简单,很早以前就知道,你一直在隐藏自己,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但你是我哥,我信任你,既然信任就没必要去深究,即便是项组长有意让我看到有关你的视频,我也没当回事,我只想你能明白,我不想当一个废人,这条路再难走我也要走下去。”

“走!呵呵。”张天流狠狠喷了口烟道:“有路当然能走,没路呢,你挖呀?别傻了,这条路是通天,是不能依靠任何外力,靠着自己本事一步一登天的走,你走得了吗?”

张清秋坚定道:“别人能走,我就能走。”

“行,你走吧。”张天流突然语气一变,没有了之前的严厉,反而很轻松的笑道:“既然我说什么你都执意要走,那么我就支持你,但我的支持只是口头之言,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的支持,一切只能靠你自己,但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,这是条不归路,每进一步,你就失去一些,不过你会得到更多,正是因为更多会使你沉醉,你眼里只有前面的金山,再也看不到背后的灰土,直至被岁月腐蚀殆尽你才会明白这辈子的追求仿佛南柯一梦,好好珍惜身边人,不论你走得多远,我希望你能带着她们,别用忙碌冷落了家人!”

说到最后,张天流语气一冷:“滚下去。”

破面包绝尘而去,留下呆呆的张清秋。

他拿出电话,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,基本都是康馨绮在问他最近如何,他从详细讲述每天过程,到最后重复性的一个字“忙”。

而最后一次的问候,将近半个月了!

他的回答,却是从一个月前就停了。

康馨绮不厌其烦的问了半个月,却不打来一个电话,是不想打扰他吗?还是说她已经……

徘徊在田园

[晚上有空吗?]

张清秋刚刚发完一道信息,对面秒回:[忙!]

张清秋笑了,发了一个求饶的表情,再加一段:[吃顿饭时间也没有?]

[忙完再说,最近有好多病人。]

张清秋苦笑,回了一段:[我也生病了!]

[啊!严重吗?]

[不知道,或许很严重,或许……更严重!]

过了许久,康馨绮才回道:[你晚上回老院子,我妈给我们做饭。]

一股暖意浮上心头,却让张清秋莫名的落了泪。

几分钟后,张天流手机传来信息,是四婶发来的:[回家吃饭了。]

张天流单手回复:[忙]

[兔崽子,我的话也不听了。]

[要听了您老的话,娃娃都能打酱油咯。]

话虽如此,张天流还是把车开往老院子。

晚上许久没聚的一家四口吃了一顿团圆饭,期间张天流和张清秋没有再提进修的事,好似之前一切没有发生,或者说,在张天流和四婶联手调侃下,张清秋无力还击,只能和康馨绮红着脸连连应是。

“就年底吧,趁着老街坊都活着,把婚事办了,然后馨绮跟臭小子也去进修,先别忙着拒绝,那对你有好处,不仅能学到高明医术,还能青春永驻哦!四婶也一同跟着,那些毛孩子也在里面呢,而且以后他两生娃了你也好照顾。”

张清秋还没说什么,康馨绮就摇头道:“说得轻巧,能进进修班的人都是万里挑一的,如果考核不过就要用积分进去,我们哪来那么多积分啊。”

“我有熟人,进去肯定没问题,但你们别去麻烦人家,特别是你……”张天流看向张清秋,又道:“别拿我的面子去要求别人。”

张清秋没好气道:“我是那样的人吗。”

张天流叼着烟冷笑道:“我没看出哪点不是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……

当夜,张天流就开车往补给站去。

可还没离开明市,突然一只乌鸦从车窗外飞进来,口吐人言道:“大人,应天集团出事了。”

张天流一听就笑道:“好事。”

乌鸦无语片刻,再度劝说道:“大人就别挖苦了,这事迟早也会牵扯到你头上!毕竟大人跟她流着同样的血脉!”

张天流一愣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乌鸦也是一愣,随后惊讶道:“我以为大人知道,没想到大人对此没有研究,我与于淳聊过,得知了一些九州人族过往,也终于搞懂了为什么你们能觉醒某种能力,都是血脉的影响啊,只是能觉醒的依然在极少数……”

“说正事。”张天流语气很不爽。

“是这样的,大人血脉不简单,当然觉醒者都不简单,只是很不凑巧,大人的血脉跟某个大势力的血脉同出一脉!而且这一脉的人来到了明市,并且已经在接触董事长了!”

张天流笑道:“对方说的。”

乌鸦点头:“嗯,我窃听到他与董事长的谈话。”

“你信吗!”张天流反问。

乌鸦摇头道:“说实话,我很难相信,即使同出一脉,过了这么多年也早就淡了,没必要相认,还是降低身份的相认,这在人类大宗族里几乎不可能,那是只有嫡系才能受到的待遇,即使大人这一脉是曾经的嫡系,以对方昔日的修为和年龄,足以当做大人的几百代祖……抱歉!”

“没事,修炼界实力为尊,辈分算个球。”

“多谢大人海涵,事情既然发生了,对方就必有所求,目前虽然不知道他要什么,但我觉得牵扯到血脉上,加之我看到董事长晦气不散,八成霉运要应验了,只怕会危及到大人啊!”

“这点倒是不错,搞不好是太令家的人,用什么秘法得知她跟我的关系,既然找不到我就拿她下手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“大人要出手吗?”

“不,人董事长恐怖着呢,用不着我帮,不过这件事的确要好好调查,你继续跟着,有什么进展再通知我,对了,别用鸟了,电话多快啊。”

“我怕被监听。”

玄鸥对科技的了解已经很深了,而且他的身份有些敏感,被监听很正常。

“明天我给你邮过去一部手机,哦还有,我那傻老弟和他媳妇要去进修,带了家长,你帮忙安排一下。”

“没问题,只是理由呢?”玄鸥办事很小心,这种突然安排一家人进来的时做的再小也会惹眼,到时候调查起来很可能把大人给牵扯出来,那就不好办了。

“天才呗。”

“天才?大人兄弟吗?”

“嗯,他资质很好的,比我优秀几十倍吧,丢无边海修炼都不用丹药,每天打坐两时辰,十年归真没问题。”

“那好,到时候我在众人面前测一测,只要是上等资质,安排起来就简单了。”

“麻烦你了,我也要出城了,你回吧。”

“大人再会。”乌鸦说完立刻飞出车窗。

xiazaitxt